从《苦甜曼哈顿》看幻灭的美国梦、纽约,及翻译文学

从《苦甜曼哈顿》看幻灭的美国梦、纽约,及翻译文学

书与青鸟,在複杂纷乱的尘世中,从书本的青鸟进入灵魂独处的世界,思考书跟现实的连结、人和作者的知识脉络并深入自我,从中谱成一幅澄澈灵魂的意象。书店原始建筑的三角形窗,传递一个人无法独自生存的,需与大自然孕育共生,青鸟能穿越其中并互补于不同层次里,在面临世俗环境中始终坚守信仰。让阅读重新定义自己的灵魂,让书店因独立而自由。

时报去年八月出版的《苦甜曼哈顿》(Sweetbitter,2016。),是作者史蒂芬妮.丹勒(Stephanie Danler)第一本小说,她过去未获任何文学奖项纪录;读者可以发现,《苦甜曼哈顿》不像其它文学性较强的书,使用的修辞少,也常有破格的结构。但《苦甜曼哈顿》一出版便炙手可热,占据《纽约时报》排行榜十週,《时代杂誌》评选其为「2016上半年最佳文学小说NO.1」。

《苦甜曼哈顿》的魅力在点出年青世代美国梦的幻灭,及记录高级餐厅产业的兴衰。整部小说其实正是作者在高级餐厅工作七年、一路自侍应生升上酒保的甘苦谈。

故事发生在2006年,舞台原型是纽约联合广场餐厅(Union Square Cafe)。「先谈谈妳对纽约有什幺想法?妳是怎幺看待纽约的?」主管面试主角泰丝时问道:「在这样一个传奇招牌的餐厅工作,我们需要不只是帮客人擦桌收盘端菜的侍应生,我们要的是一个有专业知识,并且将侍应生视为一种专业的人。」2007年iPhone手机出现,彻底改变美国高档餐厅的生态,《苦甜曼哈顿》记录的正是2007年以前的往昔情怀,侍应生与熟客建立的信赖关係及其中的人情味;如今你不再面对笑容可掬的侍应生,而是冷冰冰的屏幕。

青年离乡背井来到纽约,共筑当代美国梦,有人想当导演、有人想做设计师,聚集于纽约高级餐厅,以此做梦想起飞的第一站。然而梦想与现实的差距反过来吞噬他们,他们的劳动无法产生回馈,为摆脱俗世纷扰而耽溺于酒精毒品。这些人白天打扮体面亮丽做侍应生,晚上则回到位于边缘地区的住处。讽刺的是,曼哈顿上层阶级的浮华生活,正是由这些知晓他们精緻品味的中下阶层支撑的。泰丝最后选择离开,但还有更多没有勇气离开的人。《苦甜曼哈顿》的价值在揭露真实都会经验,这样的经验同时也是台湾青年正在经验的。

「所以我喜欢看素人报导。」时报文学线主编嘉世强表示,在台北、在都会的生活经验太相似,他想从翻译文学里看见不同的生活体验。除了《苦甜曼哈顿》,嘉士强还提及《如此灿烂,这个城市》(BrightLights, Big City ,1984)、《安乐窝》(The Nest, 2016)之外,此外还有《布鲁克林》(Brooklyn ,2009)、电影《因为爱你》(Carol ,2015)原着《盐的代价》(The Price of Salt ,1952)等等,以及最重要的《大亨小传》(The Great Gatsby,1925)──各家译本都很不错,乔志高译本现在读来有些文言,新经典、漫游者文化的译本读起来都已调整得比较现代。

「吴明益老师曾说一句话我觉得很棒。」嘉世强补充,「有时候读翻译文学有个好处。为什幺翻译文学要重译?是因为它的语言会不断更新。故事背景与主旨不会改变,但人物的对话与使用的语言会更新。」

上一篇: 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