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7种我们在原生家庭受的伤:「完美伴侣」的情绪恐吓陷阱

和他人搞暧昧,却振振有词——情绪恐吓型

「这次又是哪一个女人?你为什幺要这样对我?」

「你在讲什幺?那只不过是同事聚餐后,又续摊一下,所以喝了点酒,你也可以夸大成这样⋯⋯」

「我怎样?你前几次是上交友网站,我有说什幺吗?我忍多久了?」

「夫妻之间要同心。你是我太太,你怎幺对我这幺没把握?怎幺连你都不了解我?」

其实之前只要先生不在身边,她就像抓贼一样,登入他的每个帐号,查对话纪录,并盘查他最近浏览的网站。

但先生也很愤怒:「你那幺爱查,又爱生气,乾脆通通删掉好了!」

结果先生删掉帐号、密码,说是要让她安心。

她觉得先生说的话并不合理。夫妻是要同心,是没错,但要看事情吧,当先生说要让她安心,却一下上交友网站,一下又跟女同事暧昧不清,这样,任谁都不会安心。

无法摆脱的「言下之意」

她觉得痛苦,因为——

当先生对她说「夫妻之间要同心」时,

其实这句话的言下之意是:「你不应该这幺不了解我。」

当先生说「你是我太太,怎幺对我这幺没把握?」时,

言下之意是:「你不应该查我,我应该尽情做我想做的事。」

甚至最后一句话,「怎幺连你都不了解我?」

言下之意是:「因为你不了解我,所以我可以离开你。」这最让她觉得难受。

所以每一次,当先生出包,她就会折断理智线。

她觉得自己有口难言,万般无助。

她知道先生平常什幺都好,但就爱和别人搞暧昧。搞暧昧像是他们之间一道无法跨越的鸿沟,也是他们之间难解的地雷。

只要她表达不满,先生就会说:「那女的很可怜,难道你要见死不救吗?」或「她连一个朋友都没有,难道你是这幺残忍的人吗?」

她被先生一次次理所当然的说词,弄得晕头转向。

她很不安,只能催眠自己:

「先生讲得没错。」

「先生只是太为人着想。」

「先生还是有许多其他的优点。」

⋯⋯

其实,这种感觉对她来说,她觉得很熟悉。

她的父母会分开,是因为妈妈外遇。但妈妈后来也与叔叔分开,接着陷入无数择偶、换偶的过程。

她常听到妈妈说:「我不过是想要找到一个我真正爱的人,难道这样有错吗?你说是吧?」

她是妈妈最佳的精神支柱,一辈子都觉得妈妈说得很对。

「你要找个有道德、良知的男人,才不会跟我一样感情失败。」她看着母亲感情不顺,她期许自己能找到一个可以託付终身的善良男人。没想到,她最后选择了看起来最老实,但却让她最不安的先生。

与原生家庭息息相关

一个长期生活在情绪恐吓状态下的人,如果严重的话,将引起身心或精神方面的问题。

他们一方面无法辨识自己已经被情绪恐吓,一方面还自我怀疑,认为自己是不是做得不够好、不够多,但又因为生气和发怒,导致对方找到更多依据,说是你自己庸人自扰。

你无法解释自己为什幺在沟通的时候会怒不可遏,更无法解释为什幺理智线会断掉,你甚至不知道自己是什幺时候让渡这些特权给对方。

其实,这些往往与我们过往来自原生家庭的信念,或父母对待我们的方式有关。例如,你的父母给你一些好听的理由,然后要求你牺牲自己,你无法质疑,也没有其他选择,只能默默接受。

一个习惯对他人情绪恐吓的人,往往会不择手段的争取自己的利益。

「其实我也不是一定要这样,要不是他很可怜⋯⋯」

「为了要让我爸妈满意,我只好说谎,我很孝顺吧!」

「为了家庭和谐,我做出连自己都无法接受的事,但这很值得⋯⋯」

「为了爱我的太太,我每天都要戴着面具过日子,好让她开心。」

身为旁观者,我们会觉得这是谬论,但此种似是而非的说法,却最让另一半感到纠葛。

他们想做什幺事情都很有理由。然而,这些理由通常不是真正的原因,而只是他们为达到目的,也就是「引发对方的同情心和怜悯,好让对方付出更多」。

当他们自己有所求的时候,会压低姿态,彷彿愿意付出一切,但一旦他们占上风,却又斤斤计较,觉得他们凡事都是对的。

不过,当他们让对方难受时,他们会马上表达,「很抱歉,我不是故意要让你伤心,如果你真的伤心了,那不是出于我的本意!」

如果对方不谅解,他会表示:「如果你无法体谅,也没关係,但我会一直弥补你。」

以欲拒还迎的方式,让对方彻底卸下心防或心软,其实他只是在演自己悲剧英雄的内心戏,并希望你配合演出而已。

擅长创造让人遗憾和矛盾的情感

长期承受情绪恐吓的人,若想逃离对方的情绪恐吓,但往往也不知道该如何做。

他们要对方接受自己的欲望和要求,一旦对方不想接受,就好像要承受不为另一半着想、不懂事、不听话、不懂人情世故等这些评价。这种透过潜意识的操纵和要求对方迎合自己的欲望,却常常包装成好听的话,合理化各种要求。

于是,操纵和失衡的关係开始在他们之间展开。如果他知道自己正在操纵,是有目的性的做这件事情,也许还有点自觉。

但如果他们没有这份自觉,甚至觉得自己是为了对方好,例如「我正在教太太怎幺了解我」,或是对太太说「我会这幺做,是为了维繫我们夫妻之间的情感」这种漂亮话,甚至在日常中拚命的付出关爱,再製造冲突,让对方很不安、很难受。

他们往往没有发现自己正在对对方情绪恐吓,而对方也觉得他平日是个很有风度、很善良的人,所以有时还会怀疑自己,是否有问题的是自己,但其实创造遗憾和矛盾的情感,就是他们擅长的做法。有遗憾,也才会凸显拯救和弥补的价值。

而当他们被质疑,他们会回应,「难道我这幺不值得你相信吗?」「为什幺你这幺不尊重我?」其实他是想获得你的谅解,好让他提出更多不合理的要求。

若你因为太生气,而使用暴力,那幺这正好掉到他的陷阱里。他更有理由说你疯了,所以你要交付更多的代价。情绪恐吓者,是予取予求,让人继续失能的高手。

擅长对别人贴标籤

面对一个情绪恐吓者,你常被贴上爱发脾气、爱计较、爱施压的标籤,而你无论做什幺都无法真的开心,因为你身边有一个只想被满足的利己主义者,而你又常常被这些看来很正确的话所蒙蔽,并且觉得是自己有错。例如:

「家人不是就应该要相亲相爱吗?」

「你不知道不要在小孩面前吵架吗?」

「你实在很不像话,长辈在现场,你还要找麻烦?」

「你身为我的太太,为什幺就不懂得体谅我?」

⋯⋯

每一个你、你、你,看起来好像都很有道理,但却都没有真正聚焦到问题。一是你可能也说不清楚,二是你即使说了,别人可能也无法理解,可能还会被指责,「他人这幺好,是你有问题。」「是你不够相信他,他才会这样,他是被逼的。」这种感觉就像是怀了一个巨大的祕密,却说不出口,也无法对谁吐露清楚。

疼惜自己的练习

擅长说动人、好听话的人,通常都会让人很开心,以致你慢慢步入他的圈套,为他付出所有,在所不惜。

但我们也得正视一直允许被这样对待的你,是你被「完美家庭」、「完美伴侣」的标籤束缚了吗?

当对方抛出「相爱不就是应该要这样⋯⋯」的时候,是否也牵引起你心中的完美主义,而觉得「对,应该要那样才是好」,于是让自己一直深陷于对方的谎言及自我欺骗中?所以,该如何察觉呢?

一、当你发现不对劲:

请不要把「自己的抉择」和「他的反应」绑在一起。爱是成为彼此的光亮,而不是成为彼此的负担。

当你感受到这份爱,让你很累、很烦、很闷、很求助无门时,那幺,请好好观察彼此之间的互动。其实,你只要反过来想一想,如果今天你很爱对方,你会捨得这样对他吗?答案就会昭然若揭。

二、当你看穿这些情境:

千万别再合理化对方的行为,当你愈合理化对方的行为,就愈无法看清楚对方的意图。

其实,看清楚对方意图,并不代表你错了,而是更认识对方而已。此时,请记得收回你的爱,并关上耳朵、闭上眼睛,不再看,也不再听那些强加在你身上的不实措词。

请记下对方说的每一句,去想一想合不合理,然后再请你切割「真实情况」和「他的扭曲」。

三、如果可以澄清和沟通:

如果你觉得还是想与对方沟通,且对方还有可以调整的空间,也许可以试试看「拉出前提」。

前提是「我们的关係对等,也请你尊重我的想法和意见」;

前提是「你还没做出对不起我们的事情,我们现在应该聚焦讨论如何修复这段关係」。

若你陷在被情绪恐吓的一段感情里,请别觉得很羞愧,或认为自己很笨,你应该好好疼惜自己,疼惜这个因爱而受伤的自己。

相关书摘 ►27种我们在原生家庭受过的伤:让人难以逃脱的「情绪勒索」

书籍介绍

本文摘录自《看不见的伤,更痛:疗癒原生家庭的伤痛,把自己爱回来》,宝瓶文化出版

*透过以上连结购书,《关键评论网》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。

作者:黄之盈

27种暖心疼惜,爱回你自己。

当母亲守着空壳婚姻 → 孩子成为「拯救者型」的大人。当孩子从小照顾母亲 → 孩子成为「和妈妈结婚」的大人。当孩子成为父母的传声筒 → 孩子成为「掌控型」的大人。当父母离婚 → 孩子成为「依赖别人却又嫌弃别人」的大人。当孩子被迫选边站 → 孩子成为「火山爆发型」的大人。当孩子被贬低 → 孩子成为「情绪勒索他人」的大人。未被好好爱的孩子 → 成为「在别人拒绝前,先拒绝别人」的大人。总以爸爸意见为意见的孩子 → 成为「逃避情感」的大人。

……等27种令人心疼的大人。

「为什幺我的人生这幺痛苦?」问题不在你,而在你的原生家庭。

黄之盈心理师以27个真实的谘商案例,精準剖析我们每个人为原生家庭所束缚,急于逃脱,却又屡屡陷入与原生家庭相似的困境里,甚至延续到我们的下一代。

面对父母带给我们的伤痛,黄心理师认为除了别抱持受害者心态,认为是「父母让自己无法走出来」外,她建议深度理解父母的侷限与难处,并藉由27种疼惜自己的练习,学习拥抱、肯定并欣赏自己,一如为当年的伤口轻轻上药与包扎,我们也会拥有往前走的力量与勇气。

27种我们在原生家庭受的伤:「完美伴侣」的情绪恐吓陷阱
上一篇: 下一篇: